靖洲

不定时写点什么

你好

  “你好。”

   我说,你好。
   嘴角挂着抑制不住的微笑,踌躇着举起了手向你挥动致意,心脏也跟着疯狂跳动。

  “你好。”
   你说,你好。
   也带着甜甜的笑,自然地举起了手臂向我挥动。
  
   我不知道该不该向前,我犹豫着,竟然在这样的场合里开始有些慌张。是我先向你问好的,我先主动了,是不是该轮到你了?
   可你也站在原地,带着甜甜的笑。
   是我先主动的,所以要一直我主动吗?
  ...

【开度】无题

  都暻秀做了一顿双人份的晚饭。
  蒸了三勺米饭炒了盘辣椒炒肉,不想再做第二盘菜索性切了一整颗泡菜盛到了大盘子里。
   金钟仁依旧在饭点前15分钟回来,换了衣服洗过手,坐到餐桌前时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 “艺兴哥从中国寄来的佐料吗?”
   “不是,去他之前跟我说过的超市买的。”
   “好吃。”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关于菜是他今天和都暻秀说的第二个话题,第一个应该的出门前的吻。他太忙了不记得到底是什么了。他嚼着饭,筷子不断的从盘子里伸到碗里再到嘴里,...

且是慢慢的熬,相思为药引一股脑揉到药罐子里,就这么熬。苦楚的往事为最苦最见效的一味药,要先把这味药和着药引用大火慢慢地熬。熬久了这罐子上冒了久久散不去的苦味,这便是相思苦。
而后,再把那润蜜般的往事倒入这药罐,和着时光用着温火细细地熬。熬久了也出了味,不苦也不甜。
这世间哪有医不好的伤,唯有褪不掉的疤。
这伤口先是血淋淋露着待药熬好就抹上去,竟也是切肤之痛。
慢慢的伤口结了痂,把和着时光熬出的药锁在着 ,待它慢慢变成疤。
此之为良药。

© 靖洲 | Powered by LOFTER